有无乡愁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31 20: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又是一个干旱的季节,所有的庄稼都在祈雨,只有热风燥热地吹拂着故乡的土地。玉米地,花生地,果园里到处是一片饱受磨难的样子,而一切却都还绿着,果枝上挂着很小的果子,玉米很矮很瘦,连草都是毛茸茸的,缺乏使牛羊动情的茂密。只有蓝天还一如既往地飘着白云,极欢畅地流动,千姿百态。是秋天的天,是秋天的云,没有一丝坏天气的预兆,而故乡的土地啊,就在蓝碧的晴空下,失去金秋的原色。
  
  走在我的村庄里,故乡的村庄。鸟鸣,高大的核桃树,懒倦的卧牛,整整一个季节啊,在我频繁的来去之间,我丢失了泥泞的感觉,没有故乡的泥水弄湿我的鞋,沾上我的裤脚,我看不到被喜雨碧洗的枣树了,叶和果实都挂着水珠的枣树了。干燥,坚硬,我走的每一步,我看到的每一幢农舍,甚至环抱我的每一小片时空里,都失去了那种湿润的,甜甜的亲昵的凉意。连一声鸟啼都是失去了水意和圆润的干咳。
  
  经过爷爷奶奶的老宅,我猛地感到,我的脸颊像是湿的。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了,空留一扇已锁紧的门,门前石磨还沾着粮食的碎碴,许久未开启的院子里,梧桐树高高地立着,筛出些灿烂的阳光的影子,在地上,在我的眼前摇动。院里有口古井,清洌透明的甜水井使很多人长大,又使很多人老去的甜水井该不会干涸吧,我需要听到水珠从井壁跌落水面的声音,如果有一声也就够了,是它洗净我潮湿的脸颊。我把耳朵贴紧古老的木门,可我的耳朵失灵了,我听见石磨碾碎粮食的嘎吱嘎吱的声音,只有爷爷奶奶依稀的面容和永恒的慈爱在我的耳鼓里飘荡,我知道这不是幻觉,这是回忆,只有回忆才使月亮落在古井里,被跌落的水珠荡起的涟漪洗了一下,更加清晰,更加遥远,记忆里有水,是记忆吞下了干旱的苦果。
  
  没有河的故乡不是我的故乡,我的故乡有一条大河,我又走在了大河边,走在了高高的大坝上。足可摸云的钻天杨笔直地立着,叶子哗啦哗啦在风中响动。可我的河,我故乡的河没有水,没有一滴水,河床暴露着像枯瘦如柴的病人。干旱,魔一样的干旱驱走了水草、苇芦荡,栖息在芦苇荡里的大雁,欢游在河水里的小鱼成了一个遥远的童话。我的手僵硬好久,那种在水里与鱼儿相碰的快感已丢失殆尽。大河、故乡的大河,昔日淌在金秋里的大河,穿过圆圆的拱桥、田野和村落,夕阳西沉时,她泛起迷人的波光。夜里,她又变成一条月亮河,从所有故乡人的梦境中穿过,她在歌唱,是她哺育了故乡人,使他们充满了灵气和善良。她使我激动,使我知道什么才是大地的血液。大河、故乡的大河,何时你才会在天地间重新奏响你独有的诗琴。我企盼着水草浮动,鱼儿成群,企盼着白白的芦苇在天空飘洒,企盼你再度成为河!
  
  “大雁南飞声声碎,何时才能盼你回”,一种乡愁随风飘动。
  
  韩 国 强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故乡的大山 下一篇:秋天的色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