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所不能到的白玉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1-06 22:2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无 蕊 人
  
  白玉兰是美梦一样好而容易惊破的花,前些日子在公交车上初见今年的第一点白,隔着一个无雪的冬日,心没有一点准备,给震住了。然后与朋友去广场上看看那些上次去看花苞还很丑的白玉兰们,花多数开了,还没有一株是开到极盛的。隔着一周去看,就都败了。
  
  天,在白玉兰开花的日子给几个晴好无风的天气吧,三五个就可以了,如果觉得太苛刻,来一点点雨也是没有问题的,阴阴的也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要刮风,当然,这时的柳树会需要一点点风,那就让风在荡得动柳丝而吹不动白玉兰枝之间轻悄悄地刮吧。这是很苛刻的要求么?
  
  为这纯洁清新的梦作想,白玉兰应该栽在避风的地方,路边与广场是不适合白玉兰做梦的。记得上学的时候,图书馆的几层楼围成的天井里有一株高高大大的白玉兰,那日找书的时候偶尔在窗口瞥见,就倚在窗台上看,下到天井里看,掉了一地花瓣的白玉兰是不可以接近的,它在梦中呢。一个花瓣掉了下来,在几个枝子上碰撞之后,直直地沉落,是沉落,天井的空气因着这沉落,静得跟井水一样,因为静而浓重了,那天的我在花下立了多久呢。
  
  有一年,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去看白玉兰,每天兴出点看白玉兰的感受,或者是躺在白玉兰下的遐想,都以一句“中午,去看白玉兰”开头。也只有午饭后的一点点空,那是太紧张太无聊的生涯了,若没有中午去看白玉兰的这一点点舒解,如何熬得过一天呢。那年天也好,给够了晴日而恋恋于风,小小的白玉兰长在围墙里,更有高于它的茂盛的香樟树护着。白玉兰很低的枝上都开起了花,低到膝盖高的地方。我闻了它的气息,比它的花形更近于荷花,这是早春的一棵树所发出的盛夏水中的同样质地的气息。在那样近的距离,那样从容的空闲,我看见了花瓣上的划痕与折痕,想着那是风吹了它在自己的枝子上磨的,是给风吹闪了腰的,那锈迹一样的伤痕是雪所无的,是不忍看的,是看了它的至美之时的我所必须看下去的。那一年,天真的很好,那儿的几株树,从第一朵看到了最后一朵,足足看了半个月左右。我希望有个花瓣落在我身上,我久久坐着,花瓣在别处落地的声音与叶子是不同的。地上能找到昨年的落叶,找不到昨年的落瓣,我细细地找过,就像找一场雪最后的残迹一样找过。花瓣与叶是不同质的,白玉兰花是梦一样的。
  
  白玉兰开过了它的花,空站着,像不曾开过花,它的叶子还要过些时日才能出现,它和那些还没有动静的树们一样了,它却开过一场花了。它这样,是做过了一个梦而继续熟睡的样子。不要为白玉兰伤感,不过是一场梦,叶子长齐的白玉兰是很美的树,叶子一色青嫩。从树下走过,阳光透过树叶映到脸上。染绿了的阳光显得清凉,这已是近于夏的时节,这时的清凉不能等闲视之了,尤其是在不曾想到不曾预备之时,在行走的匆匆里,遭遇这白玉兰的荫护。是长满了叶子的白玉兰,你开花的时候我未必来过,我还是认得你,喜欢你,喜欢你长满叶子只是一棵平常的树的样子。这时的白玉兰是醒过来了,它能记得它未绿之前的白么。那白日之下真真切切的一场花事,还记得起来么?你若记不得,我说给你,你能信么?
  
  (后记):下雨的午后,闲下一会儿,翻开心中所记的白玉兰来,就当去到那年那地的那一树边赏过了,今年只能说是见过几趟白玉兰,对着它的那些时刻,没有赏玩的心情,是花生在不适宜的地方,还是人处在不适宜的状态,还是兼而有之,还是二者皆非呢?心下的白玉兰则是风雨所不能到的了。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苟红梅 下一篇:尧山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