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遐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秦 树 峰 时间:2014-12-11 23:5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这是三亚亚龙湾一个名日糖丰村的小院。小院很幽,也很洁静。小院被绿深锁,其间有挺拔高耸的椰子树,亭亭玉立的槟榔树,叶片油光锃亮的菠萝蜜树,枝繁叶茂的杨桃树。哦!还有我两年前亲手栽下的木瓜树,如今已长得丈把高了。这是我的家园。天性浪漫多情的我自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不是。于是,勾起了我对于家的遐想。
  
  家,是一个令游子憧憬销魂的字眼。
  
  家,同时又是一个令游子黯然神伤的地方。
  
  世俗的眼里,家是一个田园诗般的境界。美得让人离开须臾,便会生起绵绵不尽的乡思乡愁。
  
  二十世纪末,一位台湾歌手潘美辰,以一首《我想有个家》而声名鹊起。歌曲曲调悠扬,让人回味。在缠绵悱恻的歌声里,家,俨然成了一个温馨的避风港了。这恐怕是大多数人的共感。
  
  当代学者余秋雨先生,在他的散文《乡关何处》里诠释:“在一般意义上,家是一种生活,在深刻意义上,家是一种思念。”天生具有叛逆性格的我,却固执地认为:“家,是一只美丽的笼子。”我很崇尚“四海为家”这句朴实的珍言。唯有这样,家才会升华,升华为一个圣洁、诗意的所在。
  
  而今三十有六的我,虽一贫如洗,然而,却有缘漂泊,成为半个游子。茫茫华夏故园,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却有幸被我庶几丈量了一半。虽不能枉言万水千山走遍,也称得上是浪迹天涯的游子了。
  
  我的祖籍乃历史文化名都邯郸。20岁从军至遥远的东北边城——齐齐哈尔。25岁退伍与一海南姑娘结缘。足迹达中国最南端的海滨城市——三亚。文章开头写到的小院,理应被称做是我的第二故乡或第三故乡的地方。
  
  唐代诗人崔颢的诗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似乎是专为我而写的。
  
  在我看来,无论世人把家演义想象得如何美妙,家总有让人不尽如意的地方。或因仕途坎坷、或因婚恋不幸,或因家境贫寒,或因官司缠身等等。要么世人为什么无缘无故总喜欢没完没了的漂泊呢?难道他们不知道羁旅之苦,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吗?当然,有的会说:“文人多风雅浪漫。”而那些芸芸众生,普通百姓的流离奔波又作何解释。
  
  1999年岁末,海南之行的列车上,偶遇一湖南籍妇女,年方30多岁,家有孩子丈夫,收入可观,日子过得也不错。于是我便径直向她询问:“你独自出外打工,一定挣不少钱吧。”她摇了摇头道:“也捞不了多少,还经常加班。”我说:“既然这样,那又何苦离家抛口,在外奔忙呢。”她只是平淡地说:“我喜欢出来。”更深的,她没谈。其难言之隐,不言而喻。因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看来外出是最理想的解脱办法了。唯有离乡旅行,才能弥补家的缺憾,从而,使受伤的心灵得到慰藉。
  
  于是,不论何故的别离漂泊是与家紧紧连在一起了。一味蜷缩于深宅故园,只会将人埋没、毁灭。鸟雀尚且知晓恋蓝天白云,青山碧水,何况人呢?试想:李白若不仗剑远行,能作出:“落笔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豪迈诗篇吗?杜甫若不四处漂零能写下沉郁昂扬的秋兴八首吗?苏轼若不遭贬流浪会产生光耀千秋的黄州诗文吗?
  
  “只有远行者才有对家的殷切思念,因此只有远行者才有深刻意义上的家?”(余秋雨)或许那漫漫不尽的旅途,才是家的最好注解。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那晚,月光如水 下一篇:飘逝的琴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