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间熟悉的老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丽 娟 时间:2015-10-28 12: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老屋处于安阳城里偏中的位置。
  
  刚记事儿时,我拉着奶奶那只残疾的手,就曾经从那间老屋前经过。放学后,我非常小心地捧着花一分钱买来的一小勺煮黄豆。由于怕自己贪吃,不等走到家就将好不容易买来的煮黄豆一下子吃完,我给自己立下的规矩是,吃一个黄豆走5步。依我吃黄豆数步的经验,那时,一般人家的屋子都比较小,大概走10多步,也就是能吃上2个到3个黄豆,就能走过去了。可是,在走过这间老屋时,却让我有理由高高兴兴地吃了6个黄豆,所以至今我还记着。现在推算起来,大概当时是用了30多步才走完的。
  
  依稀记得老屋当时就是非常破败的样子,从没有见过屋里有人。也曾经拿着手里的半支粉笔,从鼓楼影院看完电影出来,一个门上画一道儿,想确认一下从影院到家需要走过几个大门口。这种举动也可算是儿时的一种游戏吧。但那时,每次走过那个门时,总是需要鼓起勇气跑上前去,匆匆地画上一道儿就跑,一秒钟也不愿意多停,甚至对着那两扇漆黑漆黑的大门,也是没有向里望一眼的勇气的。
  
  那个黑洞洞的门后,隐藏着什么,屋里地面是砖的?是土的?是木头的?还是大理石的?屋里挂着什么画……至今,儿时的这一个个的谜,在30多年过去之后,对我还是一个个的谜。
  
  我因为常从那间老屋门前经过,便对那厚厚的有些被风化的砖,以及那有些破损的墙,都是那么熟悉,以至于我在30年后,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老屋。
  
  为了能看到老屋,我常常要挤出时间专门乘从老屋前经过的公交车,为的是能远远地望上一眼,使我重新回到童年时光,那条老式的街道,那棵长了很多虫子的“流泪”的老槐树,那个坐在街道口像一个雕塑的灰白头发的老人……这时,我的过去,好像被圈进这间老屋里去了。眼前,没有了老式的街道,没有了沧桑的老槐树,那雕塑般的老人恐怕也早已作古,唯一能带给我童年回忆的恐怕就只有这间老屋了。
  
  老屋在被锁了30年后,还能成为我祭奠过去时光的参照物,是我万万不能预料到的。老城的往事已渐渐被淡忘,但这间熟悉的老屋,却依然让我如此动心、动情。
  
  在心里,我盼望着有一天,老屋的门被打开了,窗户上重新贴上了洁白洁白的窗户纸,一个将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的神清气爽的女人推开了窗,将一盆刚刚浇过水的仙客来放到窗台上,然后,面对熙熙攘攘的大街露出一个幽幽的微笑。
  
  我知道,一个30多年前在老屋门上画粉笔道儿的小女孩儿,在恍惚之中,都已是中年,那间老屋里还有能发生故事的机会和力量吗?恐怕……但我在心里想,说不定在某一天,老屋里会有奇迹发生。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