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好文章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汪 勤 时间:2013-11-16 01: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午饭后,卷起袖子,将杯盘刷得山响。人若能免去口腹之需,则一切杂务辛劳皆可免矣,可惜那时我亦不在,无所谓劳与不劳了。 

  “哎!今年老屋里的菊花开得很漂亮!”先生在阳台上与我搭腔。他一般不在家中抽烟,偶尔抽一支,也让儿子轰到阳台上去。想来这会儿必是叼着烟卷,无聊了,四处张望。风花雪月对他来说不是很能引起神经兴奋的事物。 

  不过,今年老屋后院空地上的菊花开得确实挺茂盛。紫红、粉白、嫩黄;碗大的、星星点点小朵儿的;有盆儿的、没盆儿的,开开心心,热热闹闹挤在一块儿。几株过于高挑了,花沉得弯下脖子来,老邻居一一为它们打上了竹片儿的、小木棍儿的支架,往年她也如此。这是个爱花爱美的老人,她的园子不像园艺师收拾得那样合理、秩序,闪现出理性的光芒。所有花草,移栽的,自发生长的,温馨中带点儿杂乱,却更体现了自然生命的美感与它们不受约束自由生长的意志。行至暮年,依然保存着对生活本真的热爱,让人感动而有所思省。 

  就是这老屋,在那儿我与先生结婚、生子。儿子五岁时,我们买了现在的房子,与老屋前后毗邻。站在阳台上,和院子里的老邻居招呼聊天,戏言,或许可用竹竿小篮传递物什。我很满意新房的选址,既方便了生活又替我们维持住了生命里一些善良、美丽的东西。让人觉得虽然出来了,却与老屋,与老屋里的人,与我们共有过的融洽生命有着某种似离非离,似断还续的联系。这千丝万缕温暖的人情,编织出了生活里不竭的希望。 

  老屋青砖瓦房,三进两天井外加一个后院,院子里一口水井,完整而独立。 

  我们刚去的时候,屋里人比较多。三个老人,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她们刚出生的小女儿,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觉得其乐融融,无比开心。我与先生天天忙于上班,后来又添了儿子要照料,两位邻居婆婆就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指导员,代为买菜,教导烹调,帮着我们打点日子,像一家人一样。我到那时才在她们的点拨下织出第一件像样的毛衣。 

  孩子渐渐长大,喜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在她们眼里便成了神童般奇异,逢着去老屋的人便夸耀不休。我们也很高兴,在这时时需要奔跑,事事慎于防备,快速而人与人之间却缺乏起码信任度的现代社会里,老屋就像是落在时间后面,为我们的心灵圈留出了最后一块喘息地。 

  每逢雨季,厅堂里湿漉漉的。雨点从天井上方那狭小的天空坠下,愈集愈密,愈下愈速。到后来,四周檐上的雨水成串下泻,在天井周边连成一幅透明闪亮的珠帘,整个天井霎时成了一个独立的雨水的世界。 

  我在卧室与厅堂间快速穿梭,燕子般掠过天井边的回廊,可雨水还是溅落在我肩上、发上。孩子们夸张的笑在雨的帘幕后绽成两朵怒放的花。那一瞬,我明白了孙猴子穿越水帘洞时无拘自在的快乐。 

  老屋给了我们心性解放的空间,每想起那里面的生活,心里总觉得温暖。 

  寻常,冬日的午后,屋外婆婆们常三三两两聚来。四五个老人拢坐在后院墙根下,织着旧毛衣;嗑着瓜子;或将火篮子置于两腿间,弓着腰烤火。 

  阳光洒满了半个院子,竹竿、铁丝上晾晒的衣物藻荇般招摇。 

  兴起时,厅堂外很远便听到一片飞溅的笑声。她们笑着,眯合双眼。前屈后仰,眼角泪光闪动。有时甚至于要手拍大腿以辅助快乐的倾泻或急抚胸口来遏止过度的快意。 

  逸我以老,驰求尽息,真是孩童般简单明净。没有惊世伟业,浪漫青春,时光在生命里只是轻轻一蹑,就这样,过来了,她们的一生。或许也将是我们的。 

  而后院的井水竟是日汲日新。 

  腊月霜天,井口数缕热气升腾。一条街面上下屋的邻居拎着桶,挟着盆,笑着,招呼着进门来。院里异常热闹,人影在井台边闪动。铁桶撞击声,刷衣声,棒槌击打声,说笑声,间或还杂些歌声,小儿呼声,与井水一同荡漾。 

  夏日里,男人们有时也用井水冲澡。赤膊立于井台,一盆盆清水灌下,神态之畅快犹胜于几扎冰啤下腹。 

  然老屋虽好,终抵不住新事物对年轻人的诱惑。 

  走了,虽近,也只是偶尔反顾来路。偌大一所房子,三个老人。而我们还在途中。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腊月的风景 下一篇:烟农人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