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道声抱歉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8-27 23: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为人处事

   王  慧  娟

 
  那一年,青涩懵懂的我正读初三。十四岁的花季,即将初中毕业,我和同学们紧张地学习着、快乐着。
 
  我就读的学校后面,是一片宽广的农家田地。五月的季节里,蚕豆结得郁郁葱葱,一串串的,煞是喜人。因离家较远,我和班里的女孩们中午都不回家,或坐或躺在那青青的庄稼中间,闻着青草的气息,眯着眼晒着太阳,偶尔也会顺手摘下几颗蚕豆,含在口中,只为那淡淡的清香,同时也开始了我们漫无边际的闲聊……
 
  华是我的同桌,也是我的好朋友,平日里她喜欢私下打听同学们的隐私,我们都送她一美称“包打听”。她倒也无所谓,依然乐呵呵,依然乐此不疲。那一天,我们一起天南地北的闲侃着。忽然她问我:“你觉得琼怎么样?”琼是我的小学同学,文静而秀气,脸上常常挂着淡淡的微笑,一看就是讨人喜欢的那种女孩,那年刚转到我们这个学校,但是她的成绩一般般。我犹豫了一下说:“她很热情吧。”华开始不依不饶:“你能不能详细说说她,你和她是小学同学,应该了解她。”我看看四下无人,便开始肆无忌惮地说了起来,我说小学时,同学们说她经常喜欢抄袭别人的作业,她的成绩很差云云。总之那天,不知是哪根神经错乱,我说了琼大把大把的坏话。华听后也不无感慨,怎么这样一个差生和人品很差的人转到我们班上了啊。就在我俩感叹完,站起身,准备回学校时,几步远的庄稼间,琼和另外一个同学突然间站了起来,我分明看到琼的脸上挂满了泪珠!那一刻,我和华呆若木鸡!直到琼转身跑开,我和华才清醒过来,我愣愣地对华说,完了,我彻底伤害了琼!
 
  我不知道是怎样回到教室的,想和琼说声对不起,又没有勇气。那段时间我和琼都不再说话了。每天,我看见她的脸上总是写满淡淡的忧伤,从那以后,她更喜欢一个人独坐在座位上,或沉默不语,或埋头书本。
 
  当晚,忐忑不安的我,在家中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道歉信。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教室,将信放进她的课桌里。不一会,她来了,她看到信愣了下,然后就把信放进了书包中,并未打开看信的内容。看到这一切,我彻底绝望了,也许她永远也不会原谅我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悄然滑落,转眼我们初中毕业,琼并未考上理想中的学校,而我则去了省城,开始了漫长的求学之路。从此,我和她再也没有见过面。但那次蚕豆丛间的对话,她满眼是泪转身跑开的身影,依然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多年后,我从母校毕业回到了家乡小城工作。一天清晨,同事递给我一封信,信上没有注明地址。拆开信,娟秀的字迹展现眼前:娟,我终于打听到你的消息了!……你不用自责的,我真的应该感谢你才对,正是那次无意中听到你和华的谈话,我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那么多的缺点,给原本自以为是的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感谢你!现在的我,也在小城工作,我们近在咫尺,期待着我们的重逢……原来,琼那年没有考上理想中的学校,她复读了。她说,正是我的那番话,促使她不断奋进,第二年,她考取了小城内的师范学校,现在城内一所小学教书。
 
  纯朴的话语,让我的泪无声地滑落,打湿了信纸,也在瞬间化解了积压我心头多年的抑郁,温暖了我的心。
 
  当初,我多想对着琼大声说:“对不起!”我的心中满是愧疚。没想到当年伤她最深的人,现在成了她感谢并挂念的人。琼,我真诚地期待着与你的相见……

请点击更多的为人处事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为人处事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