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 家 贤 时间:2014-12-22 21: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微小说精选

早年,在人们眼里,杜新民是个前途无限的人。他毕业于华南工学院,工作不久,就由一般技术员提拔当了副局长。在这知识吃香的年代,像他这种条件,许多人认为,过不了多久,县里管工业副县长这个位置肯定非他莫属。天知,这个副局长一当就是10多年,甭说副县长,就连现职务前面的那个副字也一直没有抹掉。
  
  为此,他不知受了多少窝囊气,别的不说,单朋友们的搅舌鼓嘴,就够他吃不消。
  
  一天,几位老同学聚会,酒酣耳热之后,爱开玩笑的黑三就夹着一块副竹对他说:“嗳,我说新民,你瞧,这不是主粮的食品,叫副竹,工厂出了不合格产品,叫副品,就连吃药打针有反应也叫副作用。是不是像那些形同虚设的职务一样,也叫副局长什么的?”黑三的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杜新民心里也知道,这些老同学替他鸣不平。但每每听到此话,他的气就打一处来,正色地顶撞道:“没事,往领导家里跑,什么意思,人家不晓得,伸手讨官,不嫌丢人。”
  
  其实,杜新民比谁都清楚,在这变幻莫测、复杂而又微妙的人事圈子里,有许多事向来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这些年,他做得还不够吗?化肥厂组建,停了产的大坎糖厂重新开了榨,谁的功劳?论技术,不是吹,在这小小的县城里,不数一也数二,论群众基础,多数人都支持他的,话也掷地有声,所做的事,没有一件不出色的。
  
  有时候他也想,韩信尚有胯下之耻呢!我受点委屈又有何不可,既学不得狗,扮猫也行。可一接触到领导,他的喉咙就像卡住了死苍蝇,那强烈的自尊心就油然而生,别说扮猫,不要变成虎吼冲撞别人就算安分守己了。
  
  确实如此,他把一切都看得太偏了。甚至认为,这官场就是一个大染缸。叫他弯下脊梁去求人,爹妈不给那块骨头。还是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业务,说不定那天下岗了,也好有一门手艺混饭吃。
  
  话虽这样说,但有时候有些事情也由不得自己的。前段时间,县政府下了3个文件,机关实行体制改革,几个局合并为一个局,多余人员,分流下岗。昨天,组织部公布了新组建局的班子名单,他的位子突然没了。回到家里,他足足躺了一个下午,怎么也想不通。去年,在百货公司的妻子才下了岗,今年又轮到他了。就是钻狼窝,也得找古县长反映反映自己的情况。
  
  第一次上领导家,他真有点诚恐诚惶,在古县长家的围墙边踯躅了半天,稳定情绪后,才壮着胆子跨进去。刚走近大门,突然间,大厅里响起了古县长暴跳如雷的大喝声:“拿上你的东西赶快滚,要不,我处分你,共产党员,搞这些见不得人的歪门邪道,这里是县委大院,不是肮脏的交易场所。”话音刚落,只见某局的一位领导,像被驱赶的一条狗,灰溜溜地走出来。
  
  杜新民不啻当头挨了一棍,登时懵了。望着手中沉甸甸的一胶袋苹果,只感到晕头转向,好在他还机灵,一转身,擦的一声,将那袋东西塞进了旁边的一簇花丛中。待他松口气扭过头来,只见古县长双手叉腰,怒目圆瞪地立在他的面前。
  
  “吓!又是一个送礼的。”古县长余怒未息。
  
  “嗯,不不不!”杜新民头摇得像个棒锤,不停地摆着双手。好在天黑,古县长看不清他刚才的动作,问明来由之后,才和气地将他领进屋里……
  
  从古县长家里出来,杜新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快。古县长的一席话,晓之于理,动之于情,让他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修养和高风亮节,这是万万始料不到的。顿时,多年来形成的偏见、积怨、压抑,一下子烟消云散了,随之而来的是喜悦后的振奋与激动。
  
  不久,一纸公文下来,杜新民又到另一个新单位任他的副局长去了。

请点击更多的微小说精选欣赏

上一篇:交警阿黑 下一篇:掷花大战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微小说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