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重来,我一定早早告诉你,我喜欢你……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慕容微雪 时间:2019-02-07 02:03 浏览:努力统计中... 微小说精选

        他,是将门的少爷;她,也是高府的千金……

        他,不顾众人反对将卖身葬母之女带回府中;她,嫣然一笑,不屑一顾……

        他,费尽心机只为让她能换一副表情;她百般压抑只为不给他添烦……

        那日,桃花初开,那位卖身之女一袭纯白纱裙拖地、长发斜插一支镂空银簪、不施粉黛、却更显清丽、气质出尘.站在树下仿佛情窦初开之样,让人不觉向往……虽说身份不济,却得了个好名字——涵烨。

        他,温止陌。听来温文尔雅,对人也儒雅有礼,独独对她落染……温止陌坐于一旁,手中狼毫毛笔在宣纸上起舞,衣袖摆动却未沾丝毫石墨,桌上丹青渐渐成形……

        落染双手放于腹间,藏于衣袖,她竟不忍心去破坏这幅画面。

       一旁侍女看看少爷,又看看少夫人,终是不忍,咽口唾沫,开口“小姐,这女子实在不懂规矩,居然这般明目张胆…您怎么也得去教教她礼数。”

       落染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摇摇头,保持一贯的微笑,“罢了,止陌喜欢就随他吧。”

       侍女无奈摇摇头,两人可谓默契至极,一个从来不问,一个从来不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依旧不死心开口“小姐,您这样下去不行……万一少爷被这狐狸精勾走了,您怎么办?”

       落染转身,扶着栏杆叹口气“走吧”便离开了,没有人看见她衣袖内紧握的双拳……

       而她转身的同时,他也停了笔,不得不说,两人都是好戏子,装的像极了,心中都在默问彼此“你不喜欢我为何要娶我?!你不爱我为何要嫁给我?!”

       温止陌将比放下,轻捋耳边墨发,陷入沉思“三年前,是你先招惹的我,你从何处过不好?你何时过不好?偏偏在我在【黎雨楼】听戏时从窗前经过,自此入了吾心,每每从你府门经过,只盼能得见,当我找到牵线之人,下聘之后,却得知你心中已有他人,我自以为能够等你忘记,直到拜堂,见到你…我发觉,我错了。三年来,无论我做什么你都面不改色,宠辱不惊。究竟如何,你才能变变脸色……”

       涵烨从树下走出,挪步到其旁,站在其身后,双臂如灵蛇般缠上其腰肢,头枕在其背,“少爷,涵烨自知不及少夫人,但,自打卖给少爷也是一心一意,少爷您为何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温止陌掰开涵烨缠在腰上的玉臂,抬步离开,未做丝毫停留,只留下一句“因为我喜欢的不是你……”

        涵烨楞楞的呆在原地,玉臂悬在半空,明明早已知道的答案,听到却依旧那么伤人,每个字都如同毒箭,字字戳心。“落染,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数日后,涵烨坐在梨木雕花椅上,睫毛轻颤,面上含笑“少夫人,听闻您喜静,一直不敢打扰,今日偶然学了乳滢糕的做法,特意端给您尝尝……”

       落染坐在对面,眼眸轻抬,瞥了眼糕点,看看涵烨,“你入府有三个月了吧?”

       涵烨不明其意,点点头,面上含了几许羞涩,有添了几抹笑意“三个月零六天了。”

       落染意味深长的笑笑,素手摸到发中,取下一支碧玉菱花双合长簪递给涵烨,“这支玉簪原是夫人送的,今日便给你做个见面礼,你可要好好收着。”

        涵烨抬眸看向落染,“这太贵重了,涵烨怎么敢收呢?”

        落染素手微微颤抖,含笑将玉簪插入涵烨发中,细细打量,满意一笑“你入府三月,虽说都知道你是止陌的人,却没什么名分,非主非仆,也是我的失误,这支玉簪你好生戴着。”

        涵烨渐渐垂下眼皮,眸子变得深邃,强扯出一模笑意,“少夫人言重了,您快尝尝这糕点如何,若是您喜欢,我日日给您做。”

       落染素手捧起一块,送入口中“我怕是没有这个口福了,这儿只有你我二人,你我不妨开门见山。”

       涵烨身子一颤,低头笑笑又递上一块糕点“涵烨愚昧,不明白少夫人的意思。”

        落染不屑一笑,抬手将糕点打落在地,从盘中又取出一块,送入口中,细细品味,仿佛什么佳肴一般,“你的确愚昧,连下毒都不会,我从未见过亲自来送毒药的。”

        涵烨抬头,四目相对,一时惊慌,又强装镇定,极力装笑“少夫人说笑了,涵烨怎么敢呢?”

        落染拿起一块糕点递给涵烨,最为致命的话语,却被她说的平淡无奇“那你尝尝看?”

        涵烨摇摇头,急忙起身,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少夫人饶命,涵烨一时鬼迷心窍。”

        落染捧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看看地上的佳人,温和一笑“我并未怪你,反而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结束了这样的日子。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为了什么?只是少夫人虚衔值得你冒险吗?”

        涵烨看着眼前的女子,瑟瑟发抖,明明知道是毒药,却依旧吃的津津有味,多少人求不来的名分,在她面前仅仅是个虚衔,莫不是疯了……

        涵烨声音颤抖“因为……因为少爷喜欢您,我……”

        落染听到此不禁失笑,府内人都知道温止陌不喜欢她,她岂会不知,“我虽不知他为何娶我却也知他从不喜欢我,否则也不会花街柳巷,更不会有你了…你还是如实说吧”

        涵烨闻此,渐渐起身,眸中带着一丝阴狠,像是恨极了眼前之人,不由发笑“哈哈,我入府三月都知他喜欢你入骨,你在他身边三年却不知他喜欢的是你?”

        落染站起身,理理衣衫,依旧是那副模样,“自我入府,他从未碰过我不说,从未与我多说过几句话,姑娘怕是狠错人了。他根本不喜欢我……”

        涵烨紧咬下唇,发疯般大笑,却又带着泪花,抓住其衣衫,“你,才是愚不可及,我恨不得撕了你这幅无论何时都高高在上的模样,三年来,你可有真的喜欢过他,你的只怕只有那个你得不到的人吧,你何时关心过他?问过他?你,是你!你害他痛苦,害他难过……”

       落染仿佛一具死尸,任由他摇晃,仔细听着她的谩骂,随她发泄,“还有吗”

       涵烨后退半步,声嘶力竭的吼着,早已没了往日的娴静,温婉“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镇定,你能不能分一点点喜欢给他,你有点表情好吗?他,他那么喜欢你,你呢?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喜欢他,能不能让我喜欢她?”

        落染抬手,面无表情的将涵烨的手掰开,转身,便往里屋走……

        涵烨手静静地悬在半空,刚刚她的动作像极了温止陌将她推开的样子,这是她的死穴,她静静地站在原地,耳边还有刚才的余音,却没了刚刚的勇气……

        落染扶着墙壁,耳边全是刚刚涵烨的话语,仿佛毒咒一般,挥之不去……

         “若能重来,我一定早早告诉你,我喜欢你……”

         “早知今日,我定不会辜负于你……”

请点击更多的微小说精选欣赏

上一篇:跟踪(小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微小说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