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父母做“错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18 23: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是个将名利看得很淡泊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她的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微小的喜悦。院里的指甲花开了,她会哼着歌儿把我的指甲涂红;春天下了一场透雨,喝足了水的庄稼使劲往高处蹿,她会欣喜地说,多么好啊。

  可是,最近不知怎么了,母亲屡次在饭桌上,谈起一位邻居,生意做得真红火啊,听说又买了套大房子等等。

  我就有些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问:“说这些有意思吗?”母亲“咯噔”一下住了口,接连好几天,她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实话,母亲的沉默,让我难过。从咿呀学语到现,我在母亲面前说错话的次数,恐怕数不胜数,可她什么时候这样粗暴地打断过我?又什么时候这样不屑过?想到这儿,我不由有些心酸,坐到母亲身边说:“将来咱也要买套大房子,比谁家的都漂亮……”母亲就笑了,像个孩子一样。

  也许真的是年龄大了,退休在家的父亲,也会做“错事”。那天,我买回来几条小鱼,用彩色的鹅卵石,把鱼缸装饰得很漂亮,鱼儿欢快游来游去,给全家人带来不少乐趣。不料,我出了趟差,回来后,鱼缸里居然空空的。原来,因为天气突然变冷,父亲忽然想到小鱼也会冷,居然给鱼缸里面加了点热水!“真是太可笑了!没听说过用开水养鱼的!”我哭笑不得,愤愤地搬走鱼缸,无意中回头,却发现父亲一脸的内疚,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已经是黄昏了,他却不开灯,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里。

  还记得小时候,父亲托人从县城买回石榴树苗,还没来得及栽种,我放学回来,和小伙伴们嬉戏,顺手扯过树苗打打闹闹。等父亲发现时,树苗已经被扯成了好几段。我吓得不敢说话,父亲却捡起断了的树苗,轻描淡写地说,没啥,晒干了,能当柴火烧呢。

  我轻手轻脚把鱼缸放回茶几上,故作轻松地对父亲说:“这小鱼真不识趣,没有享福的命呢。赶明儿,咱去买热带鱼吧,用开水养!”父亲“啪”地一下打开了灯,明亮的灯光下,他一脸的笑容。

  我知道,随着年龄的变化,父母会犯越来越多的“错”,洗好碗忘了关掉水龙头,炒菜时锅里落了头发却看不到,洗澡时用错了毛巾……那一天必将来到,不管我多么不情愿。

  我要像小时候,父母宽容我一样,原谅他们所有的“错”,我能为他们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爱是5个逗号 下一篇:至母亲的诗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