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并不坚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彭会生 时间:2014-05-09 22: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父亲病故后,生活的重担几乎把母亲压垮。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母亲塞给我五角钱:“去买几斤棒子面吧,晌午饭还没做呢。”我将口袋一丢:“五角钱去买粮,真丢人。”

  “咱不抢不偷,丢甚人哩。”

  “我不去。”

  母亲负气地说:“要不是你妹还小,我早就不想活了。”

  我赶紧拾起口袋去找大队支书。支书见我哭成泪人,就去会计那儿为我支了5元钱,我这才买回半口袋棒子面。这样的日子过了8年。

  母亲会浆线、刷机(一种手工织布的工序)的活。只要邻居问到门上,母亲总说:“有空。”家里的事再急,母亲也会撂下去帮邻居。我们埋怨母亲,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她还有心思去帮别人。每次邻居问:“家里还有吃的吗?”母亲就说:“有,有的。”邻居知道母亲说谎,便让孩子送一大碗溜尖的棒子面来。

  那年月,农村孩子的唯一出路是当兵。我哥仨也不例外,陆续加入到应征的行列。先是大哥,再是二哥,连续五六年,体检次次过关,可当兵的机会总跟他们无缘。有一次,公社武装部长和大队支书许愿:“明年秋后,得胜去体检,只要合格,保也保他去。”我从学校回来应征体检,晚上到家,母亲说:“你的白头发太多,娘帮你拔拔。”母亲一手端着煤油灯,一手拔我的白发。

  那年冬,公社武装部长和大队支书、民兵连长来我家,进屋就夸我身体如何好,夸我一定会有出息,还说领兵的也看中我,说完就没话了。母亲预感到什么,却不敢开口。部长说:“老嫂子,得胜体检都合格了,只是领兵的说他年龄还不到。”母亲打了个寒噤,我抱住她的手:“娘,别怕。”

  后来,我入伍了,了却了母亲一块心病。

  父亲去世后,母亲经历的坎坷不能详述,不管生活如何艰难,我没见母亲流过一次泪。母亲也从不抱怨过去的苦难。

  我结婚后,母亲来家里帮我照看孩子,抱着孙子,她那高兴劲就甭提了。可不到一个月,她就想起家来。

  一次,我下班回来,见她的眼角有些红。母亲有意躲开我,我不解,问:“娘,你的眼咋啦?”

  母亲说:“没咋呀。”

  “没咋红成这样。才来一个月就这样,今后的日子咋过。”

  母亲泪流不止。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与妻刚进门,就听到孩子哭,只见母亲用双臂当成摇篮,正在哄孩子。母亲见到我们,“哇”地哭起来。

  我第一次见母亲如此毫无掩饰地大哭。我吓坏了:“娘,出啥事了?”

  母亲只管抹眼泪,我和妻越发蒙了。

  半晌,她才说:“什么事也没有。”

  “没事咋哭成这样?”

  “孩子一直又哭又闹……”

  “你放下他,让他哭够就是了。”

  “你说的呢……”

  区区小事,竟让她哭成泪人。

  妻嗔怪道:“你怎么这样对娘呢?她吃了一辈子苦。”

  “她以前不这样的,遇到再难的事,也从不掉泪。”

  “那是她以前不敢脆弱,也不能脆弱,倘若那时娘挺不住,你们就不会有今天。现在,子女们都成家立业了,她也该放松了。”

  我明白了,母亲并不坚强,从前的坚强,不过是为了儿女,为了那个家。

  (摘自《青年时代》)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是这样老去的 下一篇:爱和尊严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