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来看我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27 18: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何 贤 寿
  
  妻的同事要我家里吃中饭。我回到家里时,妻的那些同事都已经来了,他们在露台上“打红五”,也有在一起聊天的。我与他们打个招呼,就去剖鱼。然后,就搬凳子摆碗筷。
  
  正招呼他们上桌的时候,母亲来了。
  
  我赶紧迎上去,母亲说:“我担心来迟了,你们都不在家里,趁这中午的时候来。”母亲说着的时候,就从肩上放一只大背袋,鼓鼓囊囊的。肯定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吃的东西,母亲每次来的时候,总要给我们带来一些吃的东西来。母亲要走10里山路,才能坐上公交车到达我们小镇上。母亲是70多岁的老人,背着那么大一背袋东西来,一定是很累的。我给母亲泡了一杯茶,把母亲让到沙发里,我说母亲太累了,背着这么多东西来。母亲说:不吃力的,走得动是要走走好。”
  
  妻的同事们跟母亲打过招呼,就说他们自己的话题,打牌的还有一副牌没有打完,迟迟不上桌。母亲走到厨房里对妻说“这么多客人,很忙的。我那袋里有猪耳朵、猪舌头,正好做下酒菜。”妻说菜已经炒了很多了,就好上桌了。这时,妻的同事们已经停下打牌,陆陆续续地坐到桌子边了。我就叫母亲与大家一起吃中饭,母亲却说:“我迟点再吃,让客人先吃。”大家都喊母亲和大家一起吃中饭。母亲才坐到桌子边,像一个孩子遇见陌生人那样拘谨的样子。
  
  我给母亲倒了小半杯红酒,大家都给母亲敬酒。母亲只是跟大家碰一下杯,也不动筷子。显得很不自在的样子。其实母亲没有上过这样的场面,平素在老家总是让客人吃过了,母亲才吃饭的。我坐在母亲旁边,对母亲说,母亲只管顾自己喝酒吃菜,也可以先吃饭,不必管别人。母亲还是跟大家一起坐着,待大家酒喝得差不多了,她才把杯里的酒喝掉,再盛饭吃。
  
  客人吃过饭了继续“打红五”。还有几位客人坐在桌边说话,我坐着陪他们,妻在收拾碗筷。母亲到厨房里要帮忙,妻让母亲歇着喝喝茶。母亲对这些客人都不熟悉,就到屋里去转转,又回到灶房里去看看,然后独自在露台上走走,显得有点尴尬,有点局促,有点不适应。
  
  妻把碗筷都收拾好了,过来陪客人时,我随即就起身去陪母亲说话。母亲说,露台上那盆兰花要浇水了。这盆兰花是父亲从竹山上挖来的,长势很好,上面已经长出一些花苞。我和母亲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里说话。母亲说,孙子喜欢吃馒头,她早上做了一些慢头,昨天把猪头煮了、拆了,又带了一些猪头肉来。
  
  母亲很疼孙子,可是我儿子读高中了,回来吃了一下饭就马上去学校了。我下午也要到学校里去讲课,但仍陪母亲说着话,问了父亲这些天忙不忙,地里的油菜长势好不好,老家的地里是不是很干燥,又说到媒体报导干旱的事。母亲说,父亲就是忙,做得动做做也是好的;老家没有旱情,地里的东西都长得很好。母亲坐了坐就说,我应该要到学校去了,她也要回去了。我要留母亲在家里,妻也叫母亲住在家里多玩几天。母亲说过几天再来,又说我父亲在山上干活,她要去给父亲做饭的。于是,母亲把大背袋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有猪头肉,有猪舌头,猪耳朵,有大蒜,有萝卜,有青菜,都一样样用小袋包好的,还有两袋馒头……母亲一边拿出来,一边对我说:“猪头肉要用大蒜炒起来,味道更好;馒头有肉包的,袋口是用棕叶系的,有萝卜腌菜包的……”然后,母亲就把背袋折叠起来捏在手里,和我一起走出来,走过我们的小区,走到了我们学校门口,母亲就叫我进去,说不要误了上课。母亲说着就向大桥那里走去,公交车站在大桥那一头不远的街上。
  
  我想像着母亲将乘公交车到七里桥,再步行10里路到家。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已经走到我的办公室里。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