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山走向城市的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陈 开 心 时间:2014-07-29 19: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写在母亲节即将到来之际
  
  我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山区农村妇女,一生为生计奔波,为养家糊口辛劳,虽然还不满80岁,却已一脸沧桑,步履蹒跚。
  
  20年前,因为父亲过早的撒手人寰,我将她从乡下接进了我工作所在的小城。
  
  开始,她觉得乡下人低城里人一等,很不情愿跟周围的人交往。于是,她就整天待在家中与孩子逗乐。可后来孩子入托进园了,她便无所事事难以适从,闹着要回乡下老家与弟弟同住。近些年,乡下老家也富裕了,同样吃穿不愁,而且弟弟及弟媳都很有孝心,母亲回去自然有好日子过。可我舍不得让母亲回去,只想让她跟我及我的家人朝夕相伴,时常看看她那慈祥和善的脸,我需要把她留在身边,尽一份孝心。
  
  为了把母亲尽力挽留在城里,我先是利用晚饭后的时间陪她参加县老年体协组织开展的各种活动。当母亲看到老年人在扭秧歌时,说她在年轻时候也扭过。我这才知道,母亲年轻时还是个能唱会跳且活泼开朗的俏女子。于是我便找同事商量,请他的妈妈邀我母亲一同去参加扭秧歌活动。起初我母亲不愿去,同事的妈妈很真诚,说参加活动的其实大多来自乡下,不会另眼相看的,再说活动也是以娱乐健身为目的,跳得好不好无关紧要。再加我和妻子的极力说服,母亲终于跟着同事的妈妈去了。最初几周,同事的妈妈都来邀约,后来便成为母亲的自觉行动。从此,我母亲便积极参加老年协会组织的各种活动,打太极拳,练木兰剑,跳扇子舞,走时装步,一年365天风雨无阻。晚饭过后稍事打扮,便背上道具速速赶往活动地点。打这以后,母亲便不再提要回乡下老家去住的事情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0年前,母亲因为血栓塞引起半身不遂,于是便失去了活动能力,再也不能参加各种文体活动了,这对母亲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在草药、中药和西药轮番治疗下,顽强的母亲卧床半年后,终于又能站立行走,生活也能基本自理。
  
  常言道,一个人在一生中是大一回小两回。在老人面前往往也跟在孩子面前一样,绝对没有小事。我出差归来,不敢忘记给母亲带回礼品,哪怕是很不值钱的小礼物。母亲做的饭菜上桌,从不吝啬使用赞美语言。逢年过节或是母亲生日,都要给老人添置点什么物件。我要让母亲感到儿女对她的关心无处不在,同时还要体现出母亲的存在对儿女的价值。
  
  我的母亲,很容易满足。随便一声亲切的问候或是一个简单的举动,都能让她念念不忘,十分高兴。在县老年体协活动的时候,她曾经到县城大会堂里演出过一次,她为此感到很体面很风光。她说,辛苦了一辈子,人已经老了,还能在舞台上这样风光一把,真是幸福。当我把现场拍下的特写照片送给她看时,她更是爱不释手,还要我加洗几张,分别寄给乡下的亲戚和邻居分享。
  
  看着从大山里走到城市来的母亲能够安享晚年,我心里自然坦荡释怀。我在想,人老了,脊梁自然会弯曲变型。作为儿女,作为晚辈,我们有义务给予老人以食粮维系生命,给予衣物以身体温暖,更有责任给予老人以精神支撑,给予关心以心灵慰藉。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平生难报三春晖 下一篇:母亲的脊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