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4 20: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生命里,总有一种声音在低回,总有一丝情弦在颤抖。母亲,是心底的声音,也是心灵的情弦。
  
  母亲从不会错过每天的天气预报。她总能告诉我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会下雪、什么时候又会有沙尘暴。她总是叮嘱我什么时候该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时候出门又必须戴一顶帽子。似乎她的女儿永远长不大,永远都不会明白那些最基本的常识。她痴痴地守候阴晴变幻的天空,嘘寒问暖便成了有质量有空气有细节的立体语言,也许那也是母亲不可或缺的生活内容。母亲总是这样,用最淳朴的善良呵护儿女,用最朴素的形式阐释世间最无私的爱。
  
  母亲守候在电话旁是一道让我觉得心痛的美丽风景。
  
  飞越时空的电波犹如温暖的源泉倾泻心田,母亲认定那是世间最美的声音,是她莫大的心灵慰藉,更是对子女悠长的牵挂。因为她在故乡,儿女却在天涯。望断飞鸿,望断青山,望断时空,望不断的是母亲心底那博大无私柔情似水的思念。她将思念幻化为对声音的寄托与等待,这种等待翻越母亲的心海,飞过万水千山,也飞遍我们心灵的每个角落。一句“平安和快乐”的传送就足以让母亲辛劳整整一周而毫无怨言,足以让她卸去所有的疲惫,而和父亲乐此不疲地谈论着他们的宝贝女儿。
  
  母亲是极容易感动和满足的。
  
  每年母亲的生日和母亲节都会送小小的礼物给母亲,自己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个习惯,甚至也都不记得给母亲送过些什么东西。18岁生日那天,母亲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盛满了我送的礼物,有的虽经过了多年但还是完好的,我不知道母亲曾经多少次打开这些东西找寻那些记忆了。母亲取出一本“图画本”,我隐约记得那是我小学三年级的美术作业本,纸张已经有点泛黄,上面的颜色也没有当初那么鲜明。母亲慢慢翻开,定格的那张上画着一位母亲拉着女儿的手,稚嫩的笔迹还写着“妈妈,我爱你”,母亲说,那是她最珍惜的东西。还好,当时母亲没有看到我眼里的泪光……连我自己都要忘记的东西,母亲竟真的保存了那么久。我不知道那些东西对母亲而言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它们的分量一定很重很重。
  
  母亲的眼泪总也承载不了离别的忧伤。
  
  每次离家的时候我都坚持不要母亲去送,因为我始终见不得她泪眼婆娑得说不出话的模样。“儿行千里母担忧”、“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又怎能诉尽母亲在儿女出门时的忙碌和牵挂?虽然她从不轻言离别之苦还总劝说着我不要想家,但她的眼睛在诉说太多的不舍,母亲常在我们还未出家门的时候就播下了思念的种子,而且还很快就萌芽开花葳蕤成一棵枝繁叶茂的牵挂树。孟郊诗中写到:“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此句比喻孩子出门在外,母亲思念子女,只见萱草却不见萱草开花,而至于此时的母亲心中该有着怎样的悲凉我不忍心也不愿意去想。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梦见母亲的笑靥;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母亲心里的温度;
  
  那一世我历经无数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求得母亲的平安……
  
  我愿意跪在苍天之下为最最亲爱的母亲祈福,只求守护她一生的时光。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爱好 下一篇:怀念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