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一声“妈妈”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5 02: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吴  婷
  
  又是一个母亲节,您却已经不在了,我再也不能当着您的面喊“妈”了,想到这里我不由泪眼潸然。您离开我们快半年了,可是您真的走了吗?不,没有!您一直在我的身旁,妈妈
  
  妈妈,我仿佛还能听见那“马医生,马医生,手术室里有病人要抢救!”的急促呼喊。那呼喊声穿过黑夜与黎明,是那样的清晰,让我至今不能忘记。即使是在文革的动乱年代里,您一天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工作岗位。无论严冬酷暑,无论午夜黎明,只要听到呼唤您就会急匆匆地离开家奔向医院。记不清有过多少次,我看见您忙碌了一晚上之后身心疲惫地回到家里,有时候裤脚、袜子上还带着血渍。我问:“妈妈,您怎么又忙了一夜?”您总是马上笑着告诉我:“没关系,病人脱离危险了。”我知道,在您的心里病人就是您的上帝,为他们流血流汗甚至献出生命,您都在所不惜。
  
  妈妈,我初中毕业时正值“文革”,我因故未能上高中。在下放农村的敞篷卡车上,我记得您对我挥着手大声喊着:“要听话啊,走毛主席指引的路,你一定要每一步都踏稳了。”我从小没有去过农村,第一次下放便去了湖北大悟县的刘集公社。那里是革命老区,去之前在我的想象中,那里的生活会是红红火火的。可当我到达刘集公社,却发现一切都与自己想象的相差甚远,顿时觉得心里好委屈、好恐慌,这些都只能在信中向妈妈诉说。
  
  记得您第一次给我回信,第一句话便写道:“孩子,要学会磨炼自己,要克服困难,争取在革命的熔炉里把自己百炼成钢。”正是这段在农村磨炼的岁月,让我受益匪浅。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我当过农民,做过工人,最终接了妈妈的班,做了一名妇产科医生。
  
  到今天,我已经从医三十多年,可是妈妈当初的一席话却始终烙在我的心上。您曾经告诫我:“什么都能马虎,唯独对病人不能马虎,出什么错都能纠正,医疗出错却无法纠正;对什么都能分大小,可是手术不能分大小。再小的手术,再熟的操作都必须当作大手术、当作第一次来做,这样才能对得起病人,对得起医生这个职业。”妈妈,我可以欣慰地告诉您,您的教导我始终记在心上,我把它当作了这些年来工作的座右铭。我愿意像您那样,一切为病人着想,把为病人服务作为自己终生的追求。
  
  妈妈,最让我心疼的、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您在病榻上的模样。当时您鼻子上插着鼻胃管,手臂、大腿上挂着输液瓶,每天痛苦地与病魔在抗争。可是您多少次在昏睡中喊着:“快点快点,来不及啦,我要赶去开刀啦!”对着护理您的护工小黄,您总是说:“赶快赶快,去解小便我要给你做妇检了。”您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工作,对于您挚爱的医疗事业,您始终魂牵梦绕。您还多次对我说:“等我好了,和你一起去门诊。我喜欢给病人看病。”
  
  妈妈,对我来说您并没有走,您每天都伴随着我去上班,去给病人看病。不管去哪里,您的智慧和力量都鼓舞着我!
  
  妈妈,我多想再叫您一声妈妈!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送我上学 下一篇:母亲的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