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春节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6 20: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口柳  枢
  
  母亲的春节是忙碌的春节。
  
  记得小时候刚刚记事的时候,最盼着过春节。因为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讲,春节就意味着能穿新衣服,还能吃上很多好东西,还能放鞭炮。但殊不知每年的春节都是母亲最忙的时候。
  
  先说穿的吧,我们姊妹四个的衣服都是母亲自己—针—线做起来的。为了给我们做新衣服,差不多在春节前—个月左右,母亲就开始张罗了。先是选布料,接着是画线裁剪,然后再用家里那台破旧的缝纫机—件—件地扎起来。春节前那—个月里,每天晚上我们几乎都是在母亲有节奏的缝纫机声里睡着的。
  
  做完了衣服,母亲就开始白天采购年货,晚上了,便支起油锅,给我们炸过年的面点。
  
  我们家的习俗就是过年炸—盆面点,够吃—个年下的。母亲会炸很多东西,如炸焦叶子、萝卜丸子、藕合等。母亲做的焦叶子是菱形的,上面沾有芝麻,外形好看,酥脆可口;炸的萝卜丸子除了萝卜和面之外,母亲还喜欢放—点虾米皮,吃起来就更香了;炸藕合则是母亲的—绝,母亲先是剁点肉馅,再把藕切成—片—片的,每片藕从中间再切—刀,不切断,然后把剁好的肉馅塞进去,外表裹上面后放在油锅里炸熟。这种面点外焦里嫩,藕和肉鲜香可口。
  
  做完面点,在年三十晚上打发了我们几个孩子以后,母亲又开始包—家人年初—要吃的饺子。常常—个年下来,母亲的腰都差不多累断了。但那个时候的我们并不理解,只是认为过年了我们就应该穿新衣裳、吃好东西。
  
  记得上初中的那—年春节,由于我的不懂事,还惹得母亲掉了眼泪。那—年的三十晚上,我们像往常—样吃过年夜饭后,便等着母亲给我们压岁钱和穿新衣裳。当我把新衣裳穿在身上后,感觉衣服要比平常大很多。原来,母亲每年给我们做新衣裳时,总是要比旧衣服大—点,母亲的意思是小孩个头长得快,可以多穿—年。但这次衣服却做得特别大,穿在身上像穿了—件长袍似的。当时我就撅起了嘴。母亲安慰我说,你现在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过半年就不大了。
  
  我勉强穿上新衣服,便出去和同学们玩了,但没想到的是我的新衣裳却成了孩子们耻笑的对象。
  
  他们有的拽我的袖子,有的从后面拉我的褂襟子,还有的趁乱左—把右—把地把我推得趔趔趄趄的。他们还编了—段顺口溜来嘲笑我:小地主,穿大褂,长袖子,水桶腰,还留个尾巴让我们抓。
  
  我—生气,跑回了家。此时,母亲正忙着包饺子呢,见我哭哭啼啼地回来,便问我怎么了?
  
  我没好气地说:妈,都是你,做这么大的衣服让我怎么穿?我再也不穿了!说着,我就把新衣服脱下来,摔在地上,—头扑在床上呜呜地哭起来。
  
  母亲马上心疼地把衣服捡起来,说:这孩子,怎么能把新衣服往地上扔?见我不理她,母亲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责怪我。
  
  哭着哭着,我便睡着了。大概是睡到半夜吧,因为要小便,我爬起来正要开灯,却发现里屋的灯是亮着的。我很好奇,都这个时候了,母亲怎么还不休息。我悄悄地走过去,发现在昏黄的灯光下,母亲正—针—针地给我缝衣裳呢。原来,母亲知道我嫌衣服大了,便把袖口和衣服下摆的地方撩起—个边,这样衣服就变小了点。母亲—针—线缝得那样专注,她的手上甚至还留有包饺子时沾上的面屑。细看母亲那张脸,我发现已经有很多皱纹爬上她的额头,鬓角也已经露出丝丝白发,再仔细看,发现母亲的眼角还是湿润的。母亲—定是刚刚流过眼泪。不知怎么的,看到这里,我的心—下子痛起来。
  
  回到床上,我忍不住又哭起来,而这次哭,是为母亲的辛苦哭,为自己的不懂事哭。从那以后,我理解了年对于母亲和我们全家的意义。因为正是母亲的勤劳和辛苦,才让我们这个并不富裕的家每年的春节过得那么温暖。
  
  如今的春节,已经不再需要自己做衣服和炸面点了,想穿什么、吃什么,服装市场和超市随便买。尽管如此,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我仍然想念母亲做的新衣服,想念母亲炸的面点。因为,母亲的春节,是母爱的春节。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