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海 忠 时间:2014-12-20 01: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出生在清朝末期的一个贫寒的家里,没有上学读书的机会,但她通晓事理,明达大义。
  
  母亲和父亲结发生下四男三女。家境的贫寒,孩子的拖累,双亲的艰辛是不言而喻的。为了家庭的生活父亲总是跑在外面,或下海捕鱼,或做点小生意,或和富豪打工攒钱,家里的活儿几乎全落在母亲身上,母亲起早摸黑地下地种田,打柴做饭,缝缝补补,照料孩子。白天过去了,晚上还在灯下做针钱,终日劳累,却没有半句怨言。
  
  干活时,母亲爱把我拴在背上,我在母亲背上不知做了多少甜蜜的梦。我记得一次梦境,我乘坐一叶小舟,在大海中任凭颠簸,我尽情地欣赏着小舟破浪前进的喜悦,像小天使一样,在浩瀚的大海中,独来独往,饱赏天之涯海之角的艳丽风光。惊醒过来,发现母亲满头大汗,正猛力劈柴。现在想起来,梦境乘坐的小舟像是母亲的脊背,小舟在大海中颠簸真像母亲干活时的活动节拍,可见母子血肉相连,灵犀共通。母亲就是以她的辛劳编织着孩子天真烂漫的甜蜜的梦啊!
  
  由于家境的困顿,我们兄妹的衣服没有一件不是母亲自己做的。大约我在四、五岁时的一个夏天的深夜,我从梦中醒来,看见母亲坐在微弱的油灯下,上串下插地穿针引线,忙的不停。看着母亲这样辛劳,我幼稚的童心无法抑制自己的伤痛,便轻手轻足地滑下床来,移近母亲身旁,口唇颤抖着轻声唤:“妈妈”。母亲惊闻,放下手中针线,把我揽到怀里,亲额摸脚的,不觉得我有什么不舒服的迹象,便问我,为什么不好好睡觉,起来做什么?当时一肚子的心事,却不敢对母亲说出半句,只说:“睡不着,起来看妈妈缝衣服。”母亲不理解我的心事,便说:“乖孩子”,一笑了之,继续做她的针线。
  
  我坐在母亲的身边,看着她一针一线地给我们缝衣服。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往下流,我心里暗自想念着。为了我们的穿衣,累母亲深夜不休,我内心隐隐作痛。
  
  那时家里人口多土地少,双亲顶风冒雨在两亩薄地上操劳,即使是丰收了,打下的粮食也远远不够吃。为了使我们吃饱些,母亲经常扛着锄头,挑着农家肥,到荒芜的地头路边开荒,种木薯,种高梁,以弥补粮食的不足。母亲常常煮些木薯、高梁掺半的稀粥,让我们填饱肚皮,她自己却很少吃上一勺半碗的,而在暗地里,她吃些野菜,喝点清水充饥。当时,看见母亲这般情景,我无法抑制自己酸楚的泪水。
  
  母亲于世,并非鹤立鸡群,也非族中之最,不能引人注目,搏人器重,只不过是贫寒家庭中的一位普通妇女。奇怪的是,家里没完没了的活儿,总是有人帮这帮那的。
  
  农忙时节,一片片待秧的空旷水田,母亲望而生畏,过路的妇女便三三两两地下地帮她一时半刻。晚上,邻居姑姑总是爱到我们家里来跟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兄弟姐妹戏闹,让母亲脱身收洗餐具。一次,母亲发病,东屋婆婆知道父亲外出谋生不在家,便腾出身来料理,慈心善意地调羹喂药,推心置腹地关爱,直到母亲病好。
  
  母亲是一位平平常常的家庭妇女,但我觉得她那倔强的性格、宽厚仁慈的德行和对儿女的厚爱,始终是让人铭心刻骨的。母亲不在了,她给我们留下最司宝贵的做人的道理,使我们懂得在尘世茫茫的人海中、常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把握自己。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美丽的补丁 下一篇:等待的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