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 家 贤 时间:2014-12-27 00: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俗话说,养子方知父母心。过去,对母亲的爱,一点也不在乎,但自从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这颗心忽地不属于自己了,当你觉得为了孩子生命都愿意搭上时,才真正懂得了父母的心。
  
  我们最需要母爱的时候,是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代里,那时,母亲因为父亲的问题,遭到了关押,日夜受到非人的折磨,在此后的几年间,她失去了工作,过着像囚徒般的生活,不是被监督劳动,就是被下放农村,虽然与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能相濡以沫,这对一个抚养着几个未成年孩子的她来说,是非常残酷的。尽管母亲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残,但对我们的爱依然丝毫不减,相反,变得更强烈了。记得一年秋天,她被押送到牛落水库劳动改造,那段时间里,天空几乎天天下雨,河水漫过街道,经常有人溺水身亡。一天傍晚,大雨依然下个不停,我们早早地吃过晚饭后就往被窝里钻,这时,家里突然闯进了一个人,全身湿漉漉的,沾满了泥巴,我定睛一看,呀!是母亲,高兴得跳了起来,可母亲却像一根木桩似地钉在那里,痴痴地看着我们。一会儿,只见草帽从她手中滑落,那双黯然失色的眼里,大滴大滴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地滚了出来。原来她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弟弟两人在河边玩耍,不慎掉到河里淹死了,今早起来,她神思恍惚,像中了邪一样,谁也拦不住,只身冒着大雨,跌跌撞撞地从山里边赶了回来。
  
  母亲是个头脑很缜密的人,做什么事都比别人想得较复杂,加上脾气倔强,情绪很不稳定,容易冲动。什么样的苦她都能吃,惟独忍受不了感情上的折磨。有一年,她下放在北岭大队的打帮村,那里虽离崖城十多公里,但不经批准,她是不能回家的。为了不让母亲感到孤独,每逢星期天,我总带上弟弟妹妹到那里探望她。那时,妹妹才几岁,不懂事,一见到母亲就哭着不走,谁哄都不行,她的胡搅蛮缠让母亲很伤心。母亲是个不易控制感情的人,稍有些缺口就会决堤。于是,她把所有的怨气都迁怒于妹妹,一把将她拉过去,举起巴掌没头没脑地朝她的身上乱打,那歇斯底里的样子,仿佛要将妹妹折磨死一般。让人看着心疼。我急忙扑过去,抢回妹妹,背着跑开。可母亲转过身去哭了,那压抑了很久的嚎啕声一下子从喉咙里进出来,像山崩地裂一样,让人不寒而栗。等我们走远了,我回头望时,还见母亲孤零零地站在那里,那被晚风吹得零散的头发盖满了一脸,样子很可怕。那时,我真不知道她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目送我们离去的。
  
  结束了几年的劳动改造生活后,母亲恢复了工作——到食品站养猪。虽然这个工作很脏很累,但能够与我们朝夕相依,她的情绪也渐渐地好了起来,然而,1971年的一场大水,却给她本来就很脆弱的神经以更大的刺激,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记得发大水的当夜,谁也不知道,大约夜里一点钟,首先有人大叫起来:“发大水啦!”我们急忙从床上翻下来,这时水才淹过膝盖,刚出大门,已一下子涨到了胸脯,我背着妹妹,牵着弟弟,想从一块地瓜地里上大路,然后沿水南方向逃,可刚到半途,就支撑不住了,巨大的水势,把我冲得脚跟站不稳,眼看就要栽倒。母亲看见我们三人被困在激流中,顿时像疯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呼唤着我的小名,并不顾一切地扑过来,可这时,有人紧紧地拽住她,并从漂浮物中捞到了一根竹竿,迅速地递给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我们拉上来,我们顺着水势爬上了一间较高的猪栏,才躲过了这场灾难。第二天,等水退去,回到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大水冲走了,剩下的坛坛罐罐东歪西斜地泡在足有三寸厚的泥浆里,看到这一情景,母亲便一下子瘫倒在地。自此,她失眠了,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一看到天阴下雨,就心惊肉跳。于是,她拼命地喝酒,只有喝到酩酊大醉,才安然睡去。由于长期靠着酒精来催眠,她过早地变得迟钝和衰老。
  
  母亲这一辈子为了我们实在活的太苦太累了,有时候我想,一个女人,一生中的最大不幸莫过于有了孩子,因为这些小东西便是她生命内容的全部,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命运就注定她必须用她全部的心血和精力去呵护这些小生命,不管受到多大的磨难和痛苦,也不管她有多么顽强和懦弱、富贵与贫贱,她都会义无反顾,无怨无悔,直到生命的终结。因此,在这个世界上,你什么人都可以不爱,但不能不爱自己的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我的母亲 下一篇:大海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