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弓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崔 振 时间:2015-03-23 21: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自写作以来,我很少在文字里提到母亲,因她极普通,在我心里甚至一度觉得她配不上父亲
  
  母亲性子很慢,秋冬季两手又起皲裂,活儿自然干得很小心。小时候,每当看到别人穿着母亲纳的“千层底”就羡慕得要命,母亲那手裂纹深深,经常会有血水涌出,沾不得针线活。记得初中时,有次我们一家都劝母亲随村人去苇子行捆苇子挣点小钱补贴家用。她走到七八里外就双腿麻木,极慢的手脚让老板在第一天结束时就给了她五块钱说:“明儿别来了,这人手够了!”当她讲明情况时,我当时就嘲笑着说:“人家是嫌你太慢!”母亲默不作声,倒也不生气。田里场上的活,有了长大的我们,母亲清闲了许多,只在家喂牛、烧饭、洗衣,我以为母亲是“惜力”。
  
  成家后,妻相当贤惠,厨房的事基本不用她插手。她只是帮忙带带孩子,偶尔烧一次饭。母亲年年粗布麻衣的日子很少引起我较多的关注,心里还是她年轻时的样子,尽管已步入六十岁。
  
  可一个假日,站在远处望家的方向,母亲正弓背收柴,那低矮的身子,裹挟着一抱柴火,正慢悠悠地挪步。一瞬间,我意识到母亲背驼得着实厉害,岁月的弯刀无情地刻画出弧形的身躯,哦,母亲老了。望着望着,我泪眼婆娑,忆起母亲年轻时催我上学鞭打我淘气顽皮的情景,转眼已过三十年。我加紧了步子朝母亲追去,看着她满头枯发,一身廉价的灰色衣服,母亲这一生过得实在清苦。我夺过她手中的筐,“妈,我来吧,你累得腰都弯了。”又在背上轻轻捶捶,抚摸着那牛梭似的脊骨,泪水夺眶而出。“妈,要是我能把你背给捶直了多好!”母亲任我双拳轻抚,呵呵地笑着:“人老了,背驼了,应该的。”在她的心里,也许早就认可了自己的老态,而我却一直都没有发现。
  
  此时,我悔恨不已,为曾经错怪母亲,为她拖着伴随一生的病腿为这个家操劳,为这弯弯的背上驮着的对子孙沉甸甸的爱……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