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妈栽棉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熊 仕 喜 时间:2015-03-25 12:2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前些日子打电话回家询问地里的油菜是否该开镰了,妈妈说估计还要过两个星期吧。她特意叮嘱我这个周末就别回家了。
  
  妈妈让我别回家,不外乎担心路上的安全或者怕我因此耽误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以前妈妈同爸爸说,儿子学校里的事情忙,宁可家里田地多荒芜些也不能占用孩子的时间。正因为如此,哪怕是寒暑假,哪怕家里再忙、父母再累,他们也绝不会主动打电话让我回家做农活。如今,父亲离我们去了,我反而有点怕打电话回家了,我怕听到妈妈电话里伤心的声音,尽管她总是在电话里叮嘱我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惦记家里,她会照顾好自己的,何况弟弟暂时放弃了外面的工作留在了家里。可我还是从她那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了妈妈心里永远的痛,日渐增多的白发也泄露了她无尽的悲伤。
  
  周六这天我还是回了家。妈妈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对我说,回来了可就想不到歇息了,跟我一起到地里栽棉花吧。
  
  地还是那块地,只是少了父亲的精耕细作,畦地不复平整,泥土不再散香。板结的地表结着硬硬的壳,挖了半畦地,手就麻了、痛了,忍不住皱眉,情不自禁地叹气,心里自然又想起父亲来。弟弟见我累了便接过了我手中的铁锹,他挖地,我栽花。
  
  我和母亲同栽一畦,我一边,母亲在另一边,面对面地放下花钵,然后培土,扶正幼苗,用小锄子敲打出一些细碎一点的土围到新栽的棉花苗四周,再轻轻地拍结实。母亲问了我一些我在城里的生活后,便默默地栽手中的那一株棉,然后弯着腰挪移一步重新栽一株,只是不时叹息着说板结的地真难栽啊。我知道她又在想我那去世不久的老父了,我接过她的话荏说,还好栽啊。田间劳作是这样的累,才栽半畦,我还是忍不住又重复了曾经跟父母讲过千万遍的话,“你的年纪大了,田地真的不能再种了。”“一下子教我怎么丢得下呀!”妈妈说,“昨夜我还梦见你爸爸回家给我挑猪栏呢,他身体还是那么好,笑微微地挑着担子……”
  
  一辈子与田地打交道的母亲从来就没有想着要过清闲的日子。在我小时候,母亲身体不好家境又差,父母却一方面省吃俭用,一方面用双手从贫瘠的土地里刨着“金子”供我们兄妹三人读书,希望我们能靠知识改变命,跳出农村,远离父辈那辛苦的田间劳作。后来,我们一个个成家立业,劝他们少做一点了,可勤劳的父母却固执地认为“只要做得就还要做”。
  
  毕竟年纪大了,妈妈栽完一畦,说有点累,她要去倒水喝,让我也休息一会儿,我硬撑着说,没事,没事,做一天农活还是难不倒我的。妈妈一手提着锄,一手按着腰,瘦弱的身子又显的矮了一些,看着微风吹动她那花白的头发,单薄的背影更显单薄,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低头扶好手中的一株幼棉,仿佛看到它渐渐长大,盛开了一大朵一大朵的洁白的棉花,好像又见到年轻时的母亲带着小小的我在月光下拣棉花的情景。
  
  依稀记得一位作家写过:母爱像棉花盛开,穷其毕生的心血无私地绽放,吐出棉,纺成纱,拧成慈母手中线,织成游子身上衣!
  
  陪母亲种植一天棉,更知难报三春晖。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守着父母过春节 下一篇:母亲的书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