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酸豆角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耿 源 时间:2015-04-13 12: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每年初春,母亲会整出三畦菜地,然后她挖穴,让我在每个穴里放上三粒长豇豆。过十来天,母亲又带我去给长豇豆立架子。一个多月后,菜地里就形成了三排绿色屏障,长豇豆茎蔓爬在架子上,郁郁葱葱,并点缀着许多淡紫色小花。长豇豆的叶子由三个菱形小叶合成,母亲会摘些中间的嫩叶回来,与苋菜一起下面条或与莴叶一起炒来配饭,脆嫩鲜香,实是美味。
  
  不过,留给我更深印象的,是母亲腌制的酸豆角。
  
  当三排枝繁叶茂的架子上挂满了细细长长的豆荚后,母亲便采摘那些嫩绿色、饱满有光泽而豆子还未鼓起来的长豆荚来做酸豆角。将这些豇豆洗净晾干后,置于大盆里加盐揉搓,并用红绳子每十余条系成一把。然后将一把把豇豆整齐地放入泡菜坛子里,倒入经烧开又放凉了的辣椒盐水,水刚好没过豆荚,再加入两杯高度白酒和些许白糖,然后水密封坛口。
  
  大约一个星期后,酸豆角就腌透了,一开坛,特有的酸味与清香扑鼻而来,扯下一根咬一截,香甜脆嫩,酸辣爽口,很是抢人胃口。
  
  那几年,我到镇上读初中,只有周末才能回家一趟。学校食堂只提供蒸饭,没炒菜。其实,就是有炒菜,寄宿生几乎都买不起。同学们只能从家里带些酸菜萝卜干下饭。而我每次从家里带去的,都是母亲腌制并切段下油锅炒过的酸豆角。当大家的“农家菜”都排上餐桌时,我的酸豆角成了人人抢着吃的下饭菜。几根酸豆角就能解决一餐饭,一小罐酸豆角便是一周的“美食”了。每到夏天来临的时候,母亲总得腌一两坛酸豆角。几坛酸豆角,陪伴我度过了那几年酸甜苦辣的寒窗岁月。
  
  进城工作后,酸豆角就很少出现在餐桌上了。仍住在乡下的母亲因家里只有与父亲二人,已经久未栽种长豇豆,也很久没腌制酸豆角了。有一回,我在菜市遇到有卖酸豆角的,买一把回来一尝,太酸太甜,豆荚不脆嫩,如泡菜一般,得切碎与肉末一起炒,才能下口。
  
  记忆中的酸豆角远去了。也许是我的口味变了,或者,那种美味唯有母亲双手摘种和腌制,才会有它的醇正与浓郁吧!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榆钱宴 下一篇:常怀感恩的心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