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一片天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慧 娟 时间:2018-08-25 00: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从我记事起,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天蒙蒙亮时,她便在肩上扛一把锄头出门了,往往日落还久久不见她转回的身影。

 
  小学五年级时,我不知怎么变得特别爱美起来。看到同学们扎着漂亮的蝴蝶结,我就吵着母亲给我买,但自己又不会扎。母亲总是将锄头一边扛在肩上,一边给我扎蝴蝶结。而我总是在母亲离开的瞬间,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母亲肩扛锄头远去的背影。
 
  那时的家中,父亲在外地工作,兄妹三人,加上爷爷奶奶共六口人的田地,全都是母亲一人在操持着。不像村里其他农户,都是孩子父母二人共同劳动,重体力活都理所当然落在男劳力的身上。唯有我家,家里田里,不论轻活重活,都是母亲一肩挑,日落收工回家,常常累得顾不上吃饭,便歪在随便什么位置睡着了。
 
  母亲豆大的字识不得一箩筐,却从不允许我和两个哥哥插手农活,不允许我们荒废学业。两个哥哥去外地上高中了,母亲每天从田里忙完后总要担两担水回家。村中的那口井离我家有近二里路,我时常跟在母亲身后,看着母亲将担水的扁担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在我眼里,母亲的那些动作就像杂技演员一样迷人。一次母亲担水回来时,不小心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地。还有一次,她肚子疼得厉害,多年以后才知道是胆结石,但她依然咬着牙,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坚持担完了几担水。我看在眼中,疼在心里,第二天放学后,我便学着原先哥哥们在家时那样,抢在母亲回家前担起了水,从二只小桶到一大桶一小桶再到两只大桶,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将扁担不停地在双肩轮换,并为能替母亲分担点滴劳动而感到自豪。
 
  在酷热的夏天里给庄稼打农药,母亲总是穿着长袖衣裤,背着灌满农药的沉重喷雾器,穿梭在稻田间,挥洒着农药,有时连口罩也舍不得戴。看着母亲抖动着双肩,双手挥动着喷雾器长长的喷嘴,看着她在田间划出的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不免为母亲担心,生怕那雾气一样弥漫开去的农药,趁机钻进母亲的口鼻。
 
  每到干旱季节,给禾苗灌水,是母亲的一大心病。记得那个乡下只有靠蒲巴扇扇风的年代,闷热的夜晚,我们小孩子躺在家中的凉床上惬意小憩着。母亲则总是在半夜就起床了,锄头往肩上一扛就走了。她说要守在田边,看着水流到自家的田里才放心。而我总是在母亲出门后三四分钟,便从凉床上爬起来,偷偷跟在母亲身后,直到母亲到了自家田边,我才返回,母亲也莫奈我何。
 
  那时,家里用的木质水车很长,就像火车的一节车厢,一般是两人协同脚踩抽水最好。有时我和母亲一起,但母亲不让我和她一起抬水车,总说我小,力气不行。她把长长的水车架到她的双肩上,可就在放下水车的一刹那,她脚下一滑,水车重重地压在了母亲的身上。我吓得大哭起来,很快有村里的人过来,把水车从母亲的身上搬开。那一刻,母亲的脸色苍白,但她却疲惫地笑着,对周围的人说没事没事。回到家中,才发现母亲胸口青了一大片。但第二天,她依然将锄头扛在肩上出门了……
 
  后来,我和两个哥哥都相继学成走上了工作岗位,都有了自己美满的小家,母亲也跟着父亲进了城,安享幸福晚年。每当春节一大家人团聚,我们兄妹三人都特别敬爱和孝顺母亲。回想当初,就是母亲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也撑起了我们兄妹的美好未来!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孝心手机 下一篇:母亲的春运情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