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花—— 荷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1-13 21:5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走在秋天里,看着荷花、桂花、菊花,就想起“春花秋月”这个充满诗意的词语,原先总以为这里“春花”与“秋月”是一种对举,现在才觉得不妥当,其实应该是互文,表示春花春月,秋花秋月。
  
  产生这种错觉的大约不止我一个,古往今来许多人都如此吧。不然,何以写春花的多,写春月的少,写秋月的多,写秋花的少呢?两者兼顾的也有,著名的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但不多见。
  
  春天的花实在是太多了,以至让人生腻,生愁绪。唐代诗人杨衡就写过一首《题花树》,说是“都无看花意,偶到树边来。可怜枝上色,一一为愁开。”《牡丹亭》中的杜丽娘更甚,面对“姹紫嫣红开遍”的满园春色,竟然感到“良辰美景奈何天”了。
  
  秋天的花要少得多,以至于诗人要把被秋霜染红的枫叶比况成二月的鲜花;但秋天毕竟是有花的,而且不乏名品,比如前面提到的荷花、桂花、菊花。
  
  关于荷花,北宋理学家周敦颐说:“莲,花之君子者也。”是不是理学家们把荷花圣洁化了呢?记得先前的人们是不把荷花视为君子的,就连喜欢谈论君子、小人的孔圣人好像都没有提到过荷花。《诗经》中是有的,《国风》中“泽陂”篇,写了在清清的池塘边,长着蒲草、荷花与兰花,有个英俊高大的男子,让一位女子思念不已。你看她在那里“涕泗滂沱”、“中心悁悁”、“辗转伏枕”。荷花在这首诗中,除了被称为“荷”,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菡萏”。“泽陂”无疑是爱情之作,而且是表现女子怀春的,与男子思妇的《关雎》可以对读。荷花、蒲草、兰花,在这里不是别的,不过如“关关雎鸠”一样,是爱情的诱因和推导,是爱与被爱的见证。
  
  也许,正因为荷花经常是男女谈情说爱的在场,后来就逐渐成为了爱情的象征和信物了。汉乐府民歌中一首《江南》,写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古诗十九首》中有“涉江采芙蓉”,“芙蓉”也即荷花。采莲、采荷花干什么呢?据说,“莲”与“怜”谐音,所以,莲即怜,怜爱也,当然就是为了爱情。后来梁元帝在《采莲赋》里“妖童媛女,荡舟心许”云云,就说得更明白了;想一想,荷塘里,莲叶间,男欢女爱,笑语喧歌,该是怎样喜乐融融啊。
  
  六朝一过,荷花似乎就从人们的生活中退隐而去了。尽管柳宗元写过“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已经是借爱情说事,与爱情本身无关了;柳永也写过“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其中有菱歌泛夜,钓叟莲娃,但似乎又不是一般的谈情说爱,而是客妓之间的卖笑与寻欢了。
  
  大约正是到这时候,理学家周敦颐才发现了荷花隐含的玄机,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于是,作《爱莲说》,尊荷花为“花之君子”。
  
  古时候,人们都把荷花视为夏天的花。杨万里写荷花有两个名句,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是写六月西湖里的荷花;另一句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那是写尚未开放的荷花,比六月又要早了些。总之都在夏天;大约人们以为,荷花到秋天就枯败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是李商隐的名句。也许到了秋末,荷花是要谢的;但不止今年秋天,在很多秋天,在很多地方,我确乎都见过荷花依然开着,而且很盛,让我领略到了秋华秋实的异样景致。
  
  荷花从夏天一路走来,永远清新如初。人们有采荷叶当伞玩的,有采莲子做美食的,但已经很少见到有人采荷花。荷花在水与岸的呵护下,在叶的掩映下,相互之间,与人之间,保持了一种恰当的距离,自有一种君子风度。但我还是更愿意把它比作处子,它的色、香,它的美质,它的娇媚恬静,它的玉洁冰清,都是粗枝大叶的男子们所无法比拟的。还有,它风中雨中亭亭玉立的风姿神采,也纯然是豆蔻女儿的写照。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雪中的梅 下一篇:盛夏的晚上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