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条河流拜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包 光 潜 时间:2015-02-25 00:33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新年,我第一次迈出门槛儿,不是拜访亲朋好友,而去给一条河流拜年。这是正月初二。
  
  抵达清溪河与秋浦河交汇处,我眼前一片茫然。枯水河流是清贫的,宛若行走中的我。清溪河其中一段已断流,只有那些曾经湍急的渊薮才盛有浅浅的水,显得格外清冽。临近下游,静水流深,水波不兴。两条搁浅的小船映入眼帘,令人遐思。岸边的泥土冻得十分松软,有如行走在棉花絮上,不敢三心二意。昔日回流处,有太多的遗弃物,诸如酒瓶、药瓶、陶瓷碎片、残破的渔网、腐败的树枝之类,还有人类生活隐秘的弃物,如避孕器具等,随处可见。
  
  拐过一道弯,豁然见到魂牵梦萦的秋浦河了。那些静静地停泊在岸边的船舶,国旗飘扬,春联映照,鸡鸣狗吠,一派生机。虽然水位不及旺时,但比起清溪河来已是十分幸运,完全可以供小型船只航行。
  
  伫立双河交汇处,极目远眺,江风习习,满眼苍茫。望不到边际的江北防护林,在春天刚刚到来之际,发出低沉的呼唤:“芦苇,你别睡了!”我随手拔一根芦苇,却力不敌它。它那露出沙土的部分已经泛青,感受到地气的袅袅上升。对岸的沙山上挺拔一棵高大的杨柳,每一次来到这里,我都朝它致意。它是河流的守望者,也是河流的见证者———我希望它永远地守护在那里!
  
  有人开始注意我这个不速之客。在他们看来,大年初二,怎么会有人跑到这个荒郊野外呢?有人说我是记者,因为我在不停地拍照;有人说我是捡石头的,因为我在不时地捃拾秋浦石。
  
  我抬起头,目光正好迎上一家好奇的人。我向那个笑吟吟的男子问好,他也十分礼貌地问我新年好。我说可以上船吗,他立马划过来一只小船。当小船靠上大船时,我才发现这家船上有一对关系非同寻常的青年男女。原来他们是腊月刚刚结婚的小两口,从江苏打工回来。这不,他们十分礼貌地跟我打招呼,然后离开船屋,上岸,给朋友拜年去了。
  
  女主人沏了一杯绿茶,让我受宠若惊。在彼此的交谈中,我了解到,这些停泊在秋浦河畔的水上人家,是池州市贵池区池口社区的渔民。他们祖祖辈辈漂泊水上,以渔为生。由于长期水上作业,许多人患有血吸虫病,导致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加上鱼资源的锐减,以及三个月的禁捕令实施,他们的生活有时得不到保障。我问:“有没有政府补贴?”昔日的渔业队长徐清源告诉我:“有,但每人只200元,一个月仅60多元———管用吗?”
  
  在徐队长的带领下,我来到另一个船屋。主人不在家,只有一个男孩儿趴在脏兮兮的床上玩耍。一看那家徒四壁的境地就让人潸然泪下。家具十分破烂,除了一个单缸甩干机外,没有一件现代化家用品。年夜饭菜也特别简单,比我们平常日子还要差。我压抑自己的情感,掏出手机,给池州日报的一位记者打电话,希望他通过媒体呼吁一下:这里需要关爱,这里需要春天!
  
  交谈中,徐队长夫妇多次强调:“我们家算最好的,因为我女儿女婿在外打工挣钱。其他人真的太苦太苦了。”临别时,徐队长反复说:“我们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在政府的帮助下,上岸成个家!”我的心一阵又一阵揪痛。我只是一个文人,我写的文章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我继续沿着秋浦河逆流而上,穿越百亩开阔地,终于抵达预定的目标:秋浦河第一桥,杜坞大桥。
  
  斜阳下,我从不同的角度拍摄河流、河床、大桥以及周边的景物。可脑子里始终不能抹去水上人家的一情一景,还有他们的浅浅的愿望。
  
  一低头,草径上竟然有条盘绕的蛇。以为是幻觉,死劲揉眼,定神一看,还是条毒蛇。它昂起头来,时刻做出攻击的准备。我退而求其次,绕道而行。不过我要感谢它:春天真的到了。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大暑 下一篇:曼妙地儿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