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里的光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许 松 涛 时间:2015-10-13 20: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天黑透了,前边突然出现一道眩目的光,直冲过来,令我在瞬间感到黑暗的强大,虽然光柱蛮横而粗野。
  
  黑夜这时像一只大鸟抱住我,我被遮蔽在夜看不见摸不着的浓密羽毛里。
  
  气温骤降,风在路口撒野,尘灰乱抖的路面,沙尘落下来,细小呛人。
  
  人被裹在风中,风一阵阵发紧,到处乱钻,冬天的风比任何时候都要锐利。近处,黑乎乎一片,围墙内,是正在寒风中瑟瑟的青菜,那些菜地,全是附近的居民为打发日子削减开销,或带着一份田园情愫开垦的。夜的黑,这些菜苗是不怕的。
  
  稍远处挺拔高耸的大楼,灯光闪烁,彩灯映出楼体的轮廓,黑暗难以吞没掉所有的亮光,反而映衬出光的卓尔不群。光亮中的楼,沉稳,傲然,尽管这其实并非它本来的表情。是黑暗,赠给它突出自己的舞台———我期望它始终是清醒的。
  
  空气中,弥漫着汽油没有被充分燃烧的味道、地沟油的味道,粉尘随风而起,砸上人的脸,暗处混杂着塑料袋、废纸片等垃圾,它们轻轻旋起,摩擦地面或撞上墙壁电杆,这一切,都被黑夜抹上了平滑的质感,都消隐在夜巨大的黑洞里。
  
  在没有光或缺乏光照的地方,意识完全变了,变得失去了判断,虽然还是白天时那样的高楼,那样的街道,那样的路面和杂乱的场景。
  
  我多少次这样想象:一个行游在夜色深处的孤独者,一个心灵放出光辉的人,城市在他的背后越来越小,而随着他的渐行渐远,他的背影也越来越模糊……夜晚给了一个人放达的情怀,内心开放的花朵。但没有人会在深夜看见这一幕。在通往郊外的城市大道上,街灯明灭,人声渐稀,唯有脚步声和自己的呓语。这是一个人在抵抗内心的郁闷和追问未来光明的方向。没有人知晓这张面孔的轮廓。然而,这些都真实地发生在黑夜里,这时的大道,城市的场所,田野的风,空旷而荒芜的世界,才是一个人独自放歌或者清理伤口、重温梦想之地。飞蛾有趋光性,当是追求生命光华的充分释放;而人却把自己沉淀在黑夜的底层,应该是对生命本真的一种回归吧。
  
  隐藏在黑暗里应该是智慧生物的某种本能,所以我从来不避讳黑暗。黑暗可以帮助一些生灵躲开危险甚至灾难;黑暗,同样是一种光,甚至是意外的照亮你自身的反光。夜里,云彩、白雪等等都不会与它们在白天时有什么不同,更不会有什么本质区分。人类需要这种黑才能仰望星空,寻找茫远而飘渺的答案。
  
  时间在夜里应该也是黑色的。黑色的时间,一如某个段落,只是被光的阴影覆盖罢了,然而它毕竟回赠给人以睡眠、静思,梦及独行者的行走,人必然地要回到夜里,在黑暗的庇护下打开心灵,拔去心头的刺,消毒,让失血、日渐苍白的灵魂跟着黎明的风,悄悄挺立在思想光芒照亮的山巅。
  
  蚯蚓、蝙蝠、蛙,还有植物的根茎,总之,开花的也好,住进洞穴的也好,黑暗是它们命定躲不过去又赖以生存的温床。人当然也逃不掉黑暗的掩盖,遮蔽,甚至造成永远消失的短暂错觉,但歌,笑,呐喊,这都是不可回避的黑夜里的光,它们让每个人心中都有憧憬,有热量,永不迷失,驱走黑暗中笼罩生命的疼,回归安宁。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月明亮、心坦然 下一篇:银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