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草的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叶 静 时间:2015-11-06 00: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七八年前写过一篇《秋草》,却没有写出它们的心。其实秋草是有心的,秋心,干咧咧的,在并不高起的地方,匍匐或站立,一任风吹动,就像姐妹们一起或俯或仰地笑着,的声音传得并不远,然而总是那么让人随之心动。
  
  秋草知道它即将换一种方式走进冬天,这是必然。世上没有一个人有如此准确的预测,预测他何时走上那条必由之路;艰难的生存状态或者苦楚的疾病折磨都将竭力压抑着生命的呻吟,求生的欲望像夏天的叶绿,在希望的悬崖上释放鲜活的色泽。而秋草决然以摩挲的细小的声音来为自己唱着挽歌,这是秋草从早春二月走来时就已经预备了的歌词。它挤掉了骨子里的水分,还有那些青涩的记忆和牵挂,还有脆弱得一碰即折的娇羞,它也许开过了一两朵小花,结了几颗芥实般的草籽,转过身来,其实并未沿着来路,而是缓缓地、沉着冷静地从温热的大地上走开。
  
  秋草的心干洁爽朗一如天边一缕秋云,无牵无挂,在一把刀子的利齿下或是一把火的噬啮下,洒脱自如得像梦中的舞蹈。这是达到了至境,任何一个悟透了人世事理的哲学家和参禅大师都做不到啊。从风风雨雨里走来,向暝瞑昏昏中走去,连一个脚印也不捡拾,一个水洼也不回眸,那么从容地挺立或倒伏,那么淡然地隐遁和消弭。秋草怀着一颗向善之心,它走到哪里,这颗心就被带到哪里。茵茵绒绒,萋萋蔓蔓,一些琐碎的心事在草与草之间,在雨水和露珠之间,碰触,交融,弥散,收敛,而后愈加柔软而缠绵,像一位老祖母,眼角的鱼尾纹里泊满秋阳的慈爱。伴随着悠长的晚秋虫鸣,一片草地就是一方让人堪可静憩的席梦思,人心与草心糅合在一起,地阔天空,幽思邈远,也许只要一个下午就悟透了一生。
  
  秋草的心细密玲珑但不紊乱。一阵风来,它们向一边倒伏;一阵雨过去,又被梳理得异常齐整。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些纤细的茎秆仍然与根连着,与身边的同伴保持着一样的姿势,没有在最后的劫难中分道扬镳。草的心里清楚,枯朽是迟早的事,在这之前,还需以草的名义昭告大地,由青变黄是一个过程,一个浴火重生的过程,像凤凰涅那样,金色的草记住了它的前世今生。
  
  折断一茎草很容易,折断一片草很难。大片的秋草在风中走动,是一种气派。我们极少见到一株掉队的草,不,这个群体大得惊人,整个季节里都是草的脚步声,都是绿色的呼喊声,都是草根入地的口兹口兹声。现在它们把那个信念藏在须根里,和一只冬眠的虫子在一起,安静地蕴蓄着另一篇精华的词章。来年,草的长短句铺天盖地,或婉约,或豪放,悉被春天阅读,那种“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的寥廓,正是诗词歌赋生生不息的葱茏脉源。
  
  秋草真正从大地上退去恰是春草丛生的时刻。因此,秋草的心原本就没有死去,而是在枯茎上守候着,一直守候到冰霜雪霰之后。我从一条小道上走过,一茎秋草拉住了我的裤管,我回头发现它断裂的茎杆上流淌着温热的语言。这是一株历经了多少骞程的小草啊,它是来到这世上的生命个体的独一无二;明年的根须生长出新的春草,它完成了伟大的交接仪式,腐朽或被燃烧,那颗心尘埃落地或者得到升华。这就是我们脚底下一言不发的草哇,这就是那些被埋没的草根的后代。
  
  世上再孱弱的心莫过于草了,而世上最普遍的心正藏在草茎之中。正因为普遍,我们漠视且不屑,我们所谓杀人正从“草菅”开始,尝言文明不至也从“草莽”发端。孰知,草的绿色之心比流着红色血液的动物心更加温热,草的这颗心只有在晒干了它们而后点起一把火时,才能看到那形态与颜色,那是它的精魂。
  
  无论是秋草入梦,还是梦入秋草,我都不敢草率,时刻捧着一颗心在路上,像丘吉尔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是昆虫,就看谁首先成为萤火虫。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邂逅白莲花 下一篇:屋顶上的传统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