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冬天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四 海 时间:2015-11-08 13: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在这个冬天,我这样想过,当我看见冬天的时候,我和一些事情就在冬天里了。
  
  “一些事情”,于我来说可以是:堤下的江水挟沙量明显减少,不像以往季节里的那么浑浊,并渐渐地矮去;河床裸露出它连接岸线的那部分泥土,青灰、或者黄色的泥土,原本坡度陡峭的堤岸,开始变得起势平缓;吐着白色泡沫的水沫线,再次远离了乡村的堤坝或城市的防洪墙,却仍然在流水的边缘,泛着光亮;江滩上的那些白杨或垂柳,已与绿意毫无关系,将一树枯焦的叶片,洒落在上一个季节里,它们原本密集冲向天空与垂落于地的枝条,在这个季节里,有了疏朗,不再是青色,也没有了落叶乔木枝繁叶茂时的柔韧,如果是刮大风、下大雪的天气,已无多少汁液的它们,会变得很脆,却不会轻易地被折断。
  
  点缀城市的常绿乔木却不如此,葳蕤青翠的树冠,被昨夜的一场大雪压得更低,并被雪包裹成白色,风刮不掉树冠上的那些冻雪,却能折断它们的枝桠;我看见道路两边的樟树、柏树、黄杨,和街心花园广场上的广玉兰,已支撑不起这冬天的重量,有好多棵折断、跌倒在积雪的大地上。
  
  是长江下游流域那湿润的空气,使落在这里的雪,充满了水分,异于气候干燥的北方。在这个冬天里,雪,纷纷扬扬的雪,让我知道了雪的重量,在长江下游两岸又有多么重,它压塌了我这个城市周围乡村的数千间民房。落雪的那些日子,我数次随单位的船艇,去恢复岸边高地航行标志灯光。因为安装在标志顶端的那些灯器,被雪罩住或覆盖之后,会光线暗淡。走上堤岸,岸上的雪地还没有出现脚印,田野茫茫一片白色,我找不到去灯塔的路、看不到除雪以外的任何参照物,如果不是那座村庄,在傍晚时,用它积雪屋顶上升起的缕缕青色炊烟,使村庄这个词,在我的视野中,真实而生动起来的话,我就不能顺利地走到那座塔型“过河”岸标旁。
  
  面朝下游方向,左岸为绿色、右岸是红色的———标志灯光,将在我就要离开的这个乡村夜晚中,再次鲜艳地闪耀。走过木跳,踏上甲板,将锚的缆绳拉出水面,一些残留在缆绳上的水,还没来得及从这麻质或尼龙之物上抖落,就迅速地冻结成冰渣渣。是我的那两只手,或者那双解开或系住缆绳的手,首先感觉到了今天真冷,并想起了温暖身体的好多种方法。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静院 下一篇:忍冬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