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就是春天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余 世 磊 时间:2015-11-10 01: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春雨惊分清谷天。立春了,雨水了,但天气依然很冷。偶尔一场寒流,甚至比隆冬还冷。有人会抱怨:这哪像春天?不,不能这么说,万事都有一个过程,春天也不例外。你必须容许春天有所准备,你更不能只看一些表面现象,春天就是春天呀,不同于任何时候。
  
  夜深人静时,如果你听觉好,把耳朵贴在床上,你或许就能听到,春气冒出的声音,有人也称地气。在大地的深处,热热的地气在蒸腾,上升,虽被泥土盖住,但泥土有缝隙,便如打开高压锅的阀门,气流嘶嘶作响。很快,春气就会透出地面,不过,开始还很微弱,不容易为人察觉。再冷的天,大地的深处总是温暖的,而在春天,经过春气一蒸,大地的表层也渐暖起来。那年是腊月底立的春,正月初二,我去给住在山中的舅舅拜年,在那高山顶上,还积着很厚的冬雪,看上去,被冻成硬梆梆的一块。虽然这天很暖,但根本无法使雪表面融化,而我看到,雪在融化,雪水在流———雪是从底部开始融化的!雪是被春气蒸融的!我用脚踢雪,一踢就是一块大雪砣。嗬嗬,那雪砣只有一层外壳,底下已经融化空了。要不了几天,这山顶的雪都会化去的。二月还会上冻,春冻易解,不是吗?早晨,春阳一晒,春气一薰,地面很快就化冻了。但有一块地方老不化冻,那是石拱桥上,接不到春气。
  
  变化最明显的是春阳。太阳像个火盆,太阳是个火盆。冬寒,气候是个原因,另外,这火盆里的炭已经燃尽,这火盆里的火力已经不旺。春天来了,将这火盆添满上好的栗炭,重新烧旺起来。不要嫌早春的风太大,割人的耳朵,经这大风一吹,那个火盆烧得更旺了,有红的焰蓝的焰乱戳。早春,还是需要这种大风,我们必须忍一忍。但忍耐肯定有所限度,若老是刮这种大风,也就难怪人说不像春天了。三四月里,吹点小春风,微春风,像我们写微博,一点点就行了。那小春风、微春风,经过春阳一烤,一下子就暖了。吹在人身上,像酌了一口酒,遍身都暖了。这酒,酌了一口又一口,岂不醉人?电视里,那个播天气预报的女孩年轻漂亮,但不知怎么回事,一到春天,就变得有点小气,才播了一个晴天,又播起阴天、雨天、甚至小雪天。你就不能像在秋天,天天播的都是晴天,至少也该播两到三个晴天。只要两到三个晴天,太阳烤着,天气就暖起来了。人脱衣,树穿衣,花儿四处招展。只有鸟儿热不知道脱,冷不知道穿。咳,你不注意观察生活,你错了。鸟儿也脱了衣,不过脱去的是内衣。你看那些麻雀,冬天是那么臃肿,但现在穿的单薄多了,也精神多了。有人只走了很短的路,就喘气,流汗,找个地方坐下,肯定也会像我一样说:“春天就是春天!”有人家在门口晒腊肉、腊鱼,可不要天天晒,晒久了就成了铁了,咬不动的。
  
  说不定会下场春雪。别看雪花下得很大,但都是些腐烂的雪,落地无声,很快化去,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我有些好笑,笑老天爷有时也不会过日子,去年,他舍不得把这场雪落下,留呀,留呀,想留个好日子落,却不知这雪留久了也会坏了,烂了。还好,现在总算落下了,但若老天爷还舍不得,留到油菜花开时才落,伤害了庄稼,不挨人骂才怪。霜也不好。春霜连夜雨。春霜比冬霜更白,是一种缺血的苍白。早晨有霜,春阳高照,但夜晚必会变天,下起雨。我不明白,到春天了,为什么还要这霜一场、雪一场、雨一场的?我想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春雨贵如油。下得稀少是油,下得太多只能是掺了水的油。应该说,春雨像油,韩愈有诗,天街小雨润如酥。我一个人,忘了带伞,在春雨中走。我这身子,像件老家具,也想让春天润润。
  
  春天的人也不一样的。你看,那许多男女老少,虽不能发芽、开花,但都有发芽、开花之状。我想起老家,田畈上,肯定有人扶犁驱牛,开始做秧田了。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冬青犹有姊妹枝 下一篇:遍地春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